您的位置:云顶国际官网 >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> 老校友回新高校,校领导拜候台南中司令员长杨

老校友回新高校,校领导拜候台南中司令员长杨

2019-11-23 15:00

   七月二十五日,校领导张彦、朱崇实分别拜访桃园中上将长杨弘敦少年老成行,两方就一发强化两校合营开展切磋交换。

  当此第八届深圳读书月开始之际,抚今追昔,纪念西南联大,正好可作为对我们今天的读书生活的激励。

  这是一个巧合。每年11月是深圳的读书月,每年的11月1日是深圳的读书月开始的日子。今天,深圳走进了第八届读书月,蓦然回首,这一天竟回应了70年前中国历史上一个不同凡响的日子:1937年11月1日,因日军占领华北而南渡的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南开大学,合而组建西南联合大学。那个日子成为后来中国教育读书史上一段惊世的华彩乐章的起点。西南联大在西南一隅造化出群星闪耀、光芒四射的8年,至今泽被后学、烛照未来,让后人缅怀和仰望。

  西南联大学子、清华大学教授何兆武先生今已86岁高龄,他回顾一生说,平生读书最美好的岁月只有两段,一段是从初中到高一这三年,另一段是西南联大的七年。而那段“美好的岁月”是什么样的呢?学生们住的是低矮的泥墙茅顶屋,几十个人挤在一大间。教室是泥墙铁皮顶,夏日酷热,雨时就叮咚乱响。因敌机轰炸,还经常跑警报、钻防空洞。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回忆说,当时学校晚上电灯不亮,无法看书,只好到街上茶馆里去坐。茶馆里有汽灯。花很少的钱,泡一杯茶,坐一个晚上或一天,老板都不会撵人。于是一到晚上,茶馆里满是学生,一人抱一本书看。文学家汪曾祺也说过,他这个小说家就是在那时昆明的茶馆里泡出来的。如此艰难岁月,却成了后来许多联大校友共同的美好记忆。是什么让他们淡忘了当年生活的艰苦呢?根据多位思考过这个现象者的解答,大致可以归结为两点。一个是读书、学习和对祖国文化的责任感。当时,许多联大的师生相信,“只有知识是唯一的救星……惟有知识才能使我们不至认国运之盛衰、国脉之绝续仅系于一城一堡之被外兵占领与否”(黑格尔语)。另一个是对正义的信念和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关切。曾在西南联大执教的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说:“身处逆境而正义必胜的永不动摇的信念,对国家民族的前途所有的高度责任感,启发和支撑了抗日战争期间西南联大师生对敬业、求知的追求。这精神在任何时代都是可贵的。”也正是因了上述这两点,西南联大在强敌侵扰、兵燹深重的环境中“刚毅坚卓”(校训),玉汝于成,培养和造就了大批优秀人才,其中有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78位中科院院士,12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和一大批著名的文学家、哲学家、史学家、社会学家等,创造了一个举世瞩目的奇迹。

  西南联大8年不仅成就了中国科学和文化大业的一代中坚,贡献了许多影响远及的学研成果,更重要的是,还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,即国运之盛衰、国脉之续绝乃系于知识文化之传承,也就是文化对国家命运的意义。一个国家不只是一国之民所居住的地域,这不过是个地理概念,一个国家更是一个独立的意识形态,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,有自己的历史、哲学、文学,有自己的价值体系和信仰,有自己的传统和习俗。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,概而言之,就是文化。孔子说,三军可夺帅,匹夫不可夺志。人是这样,国家亦如此。文化是国家之“志”。人一旦被夺志,就屈服了,就丧失了自己。一国的文化如果被剥夺、被消灭,就断了国脉,彻底亡国了。法国作家都德的名篇《最后一课》,写普鲁士人占领阿尔萨斯后在学校里用德语取代法语,文中都德借占领者的嘴发问“怎么?你们还自己说是法国人呢,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,不会写!”占领者就是要从文化上在阿尔萨斯去法国化,从而彻底征服阿尔萨斯。都德告诫“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,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,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”,语言、文化,对于国家命运就是如此的重要。在西南联大任教过的陈寅恪也表达过同样的认识。卢沟桥事变后,日军进占北平,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拒绝进食而死。陈寅恪并没有效仿父亲,因为他对读书抱着信念,他认为“救国经世,尤必以精神之学问(谓形而上学)为根基”。

  抗日战争胜利后,清华、北大、南开各各回到自己的故园,西南联大解散了。西南联大虽从此不复存在,但她的坚守文化和求知的精神却像种子播撒开来,深深地埋进中国大地。这种精神通过冯友兰、陈寅恪、吴宓、钱锺书、华罗庚、杨振宁、李政道等代代学人,不绝如缕,传递至今。

  文化的传承、传播、延续靠什么?当然是靠读书学习和教育传授。这就说回到今天深圳开幕的读书月。读书月是提倡读书、鼓励读书的。本届读书月又特别提出“要实实在在读一本书”。《深圳商报》“文化广场”上届读书月期间发表过胡洪侠先生的一篇署名评论,他把读书月比作“文化闹钟”,解说读书月这个设置的提醒、敦促作用。这个设置看似浅显,其实关乎文化的传承、传播,深层里是对先哲前贤的文化立国理论的高度认知。从这个向度看,深圳读书月开幕与西南联大成立在日子上的巧合,其实也并非完全是偶然的。

  杨振宁先生1938年到1942年在西南联大念过4年的书。他追忆60年前的往事说,那时联大的铁皮顶教室“地面是泥土压成的,几年以后,满地泥坑,窗户没有玻璃,风吹时必须要用东西把纸张压住,否则就会被吹掉”。那样差的条件恐怕让人不堪其忧,但联大的师生却孜孜以读,不改其乐。当此第八届深圳读书月开始之际,抚今追昔,纪念西南联大,正好可作为对我们今天的读书生活的激励。

  作者:张清

  这群耄耋老人从未在南开校园里读过书,但他们是这里校友录上永远的牵挂。10月28日,19位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的校友,结伴回到南开大学寻亲。他们拄着拐杖,互相搀扶,有两位校友坐着轮椅,回来了。

  1937年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南开大学南迁长沙,组建了国立长沙临时大学,11月1日正式开始上课,距今已有70年。10月27日,几所学校在清华联合举办了"西南联合大学建校70周年纪念大会"。

  19位校友来自祖国各地,他们的专业有化学、政治、机械、经济等。其中年长者生于1918年,最年轻的有80岁。

  91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教授申泮文来到校友中间。他说,"西南联大的精神影响了我们一生。"

  申泮文告诉大家,西南联大解散后,联大的雷海宗、郑天挺先生带着一些学生,把南开历史系办成了史学重镇;联大教务长杨石先先生重建南开化学系,学术水平在全国一直领先;还有联大教授陈省身先生,回南开后创立了数学研究所,在世界上产生重要影响;黄钰生先生主持修建了联大茅草宿舍、铁皮教室和后院,返回天津后在一片废墟的南开重建校园。

  定居香港的詹应坤校友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禁怀念那些"一年级跟四年级学生在一个教室上课"的岁月。

  香港校友江国采1944年毕业于西南联大经济系,之前曾为联大教育基金捐资百万元,这次回校,她决定再捐百万,为西南联大精神的传承尽己所能。

  经过宁园,校友说,这是数学老师陈省身的故居;经过大中路,校友说,去看看老校长张伯苓先生的塑像;在马蹄湖边,校友们听说杨石先老师葬在湖心岛,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那片水中央的小岛:"安息,联大教务长!"

  到西南联大纪念碑前,大家端详着这座与昆明原址上一模一样的石碑。第一次见到它,还是在1946年。

  1939级土木系校友王伯惠、经济系校友詹应坤、1940级机械系校友宁奋兴、1941级机械系校友袁德赞绕到石碑背面,去看联大从军学生的纪念碑文,上面刻着有据可查的投笔从戎的学生名单。在那834个人的名单里,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名字,骄傲地与自己的名字合影留念。

  (张建新、张国)新华社专稿

老校友回新高校,校领导拜候台南中司令员长杨弘敦生机勃勃行。  这次比赛诚邀来自青海“复旦东军政高校学”、长庚大学,生科院二〇一一同步立异单位:新疆高校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,以至外省有名兄弟学校多哥洛美大学、西藏师范高校、多瑙河农业和林业院、集美大学等九支大学代表队参Gaby赛。

  本报讯(记者 张宝敏 通讯员 张国) 日前,由中科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校长饶子和率领的南开大学访问团,在世界名校---英国牛津大学办起了教师招聘会,访问团临时成了“招募团”。

  南开大学访问团向牛津师生介绍了中国、天津与南开大学的发展情况,还专门就南开吸引海外人才的政策作了说明,吸引了众多牛津高材生投递简历。有两位博士当场就与学校达成了初步的聘请意向。

  杨弘敦表示,两校合营有着地缘、人缘等多项优势,双方师生往来日益频繁,希望双方能尽量立足专门的学问特色和学术优势,以学术交换为底子,以类别合作为枢纽,不断进行调换门路、扩充同盟领域,多方位、多等级次序、多学科地加剧两校沟通同盟。

图片 1

本文由云顶国际官网发布于云顶集团登录网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老校友回新高校,校领导拜候台南中司令员长杨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