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春

四月的泪水比三月多

每到夜晚就开始悄悄哭泣

流光温润了大地

美丽而安静的田野

村庄在庆祝


新犁好的土地

种子开始生长


那不安生的老木门

又换了一次新衣

门前的老槐树,用花打扮了自己

借此嘲笑桃李的卸妆


栀子一声不吭

寄起一片相思

芬芳了整个院子


暮春,逐渐长成一个大人

从花枝招展走向端庄

不再相信我

也不相信别人